立即查詢

Damith Herath,來自斯里蘭卡 Kandy

機械人學家及 Robological創始人及首席執行官

你應該聽從父母,但也要追隨你的天性。我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 從事藝術與機械人學。

機械專家:對藝術與機械人學的熱愛。

Damith Herath 是著名的機械人學家,鍾情於機械人學與表演藝術的交錯。自小學時代,他已培育出對這兩方面的熱情,不停在他的一生中編織起來,也創造出他的事業。

「我們所有人都有這種二元性:一面是理性的工程學,另一面是創意性的藝術。」他說:「我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 從事藝術與機械人學。」

Damith 在斯里蘭卡的 Kandy 成長,還記得爸爸在他小學時買了一部電腦給他。自此以後,他迅間學會了如何編寫程式和製作自己的電路板,還有一個連接喇叭的電台 HiFi 系統,以及鄰居都可共用的電台天線。

他12歲時就創建了第一部人形機械人,有木造身軀和發泡膠雙腳。「我將摩打放在底部,類似汽車水潑用的摩打,讓機械人可以前後步行。」Damith 說:「我造了一個小型揚聲器,將喇叭放在機械人頭顱裡,讓我可以用麥克風經頭部說話。」

雖然他沒有為高中畢業試努力讀書,卻能考入位於 Kandy 全國最大的大學佩拉德尼亞大學 (University of Peradeniya) 攻讀工程系科學學士。

26歲時,Damith 取得了聲望甚高的斯里蘭卡總統獎學金繼續進修,並首次離開本國前往澳洲。

他剛開始在UTS 工程及資訊科技系修讀博士課程時,正值澳洲研究理事會 (Australian Research Council) 撥款數百萬澳元資助成立Centre of Excellence for Autonomous Systems (CAS) 研究中心,他是三名博士學生之一。「當時真是萬事亨通。」Damith 說。

他的論文討論同步定位與地圖構建(simultaneous localisation and mapping, SLAM)。「基本上是你為機械人編程,使它在任何環境下從 A 點行到 B 點,此種技術已被應用於無人駕駛汽車上。」他說。

Damith 仍十分回味他在 UTS 所花的五年光景:「我真的喜愛工程系的社群感覺,特別是研究生團隊,大家就像親人一樣。」

畢業後,Damith 在西悉尼大學工作。他的其中一個機械人項目是該校工程優越大獎 (Engineering Excellence Awards) 的決賽作品,更在澳洲動力學博物館展出了三年。

同時,Damith 與另外兩位同事共合創立了自己的技術顧問公司 Robological,將人機互動融入商業項目。Robological 是美國西雅圖 2015年亞馬遜機械人競賽 (Amazon Robotics Challenge) 中唯一的澳洲入圍公司。

自此之後,Damith 擔任科廷大學 (Curtin University) 和新南威爾斯大學的客席教授,直至兩年前他在坎培拉大學接受現任職務,開展該校的機械人研究計劃。

明年,Damith 將在澳洲舉辦的機械人和自動化國際會議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Robotics and Automation, ICRA) 的首個機械人藝術計劃中擔任主席。

他對其他未來學生的建議是:「你應該聽從父母,但也要追隨你的天性。我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 從事藝術與機械人學。」

準備好創造輝𤾗成功未來嗎?